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骂人大全

邻居对骂故事

来源:网络 人气:9813

  闽北有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村里人世世代代都是靠村庄里的农田(山田)种植一些农作物比如稻谷,玉米,地瓜等维持生活。村里挨家挨户都分到自已(每户)应得的田地(山地),分得的田地称为自留田,分得的山地称为自留山。这个小乡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同姓的家族多,据说最早是一个姓郭的一户人家搬到这里来定居,后来就一代接着一代地传下来。当然也有个别外姓,占村庄人数比例很少。所以在村庄里挨家挨户之间不是堂兄弟、就是堂堂兄弟。。。总之都是有连带着某种亲戚或血缘关系在里面。按道理像这样同姓村庄应该是一个很团结的家族村庄;但是,遇到(涉及)某些利益时,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故事一:

  我爸我妈生了我们三个兄弟、两个女儿;我大伯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女儿;我二伯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女儿;我爸几兄妹里我爸最小,我爸我妈也是最迟才生下了我,所以我在排行里我排的最小,每个兄妹,要不我称叫为哥(堂哥)、要不我称叫为姐(堂姐),总之他们岁数都比我大。所以我小时候是非常受欢迎的,随着时间流去,那个年代已过去了。在现在年代里,村庄里每个人或每户人家也跟着富裕起来,每个人思想也不一样,每个人头脑都变得越来越精明、能干了。当然村庄里也是一代繁荣一代,人口变得越来越多了。而村庄里的自留山,自留田的总面积是死的、不会随着时间而变大,所以挨家挨户里每个人分到自已份上的田地、山地就不和以前那么多了。另一方面大家头脑(思想)随着改革开放,头脑变得越来越聪明,大家都开始在乎这些分田分地的利益,原来还有堂兄弟、堂姐妹,谈亲情关系。现在大家是亲兄弟、明算帐,一清两楚。有时,遇到一些小小利益也开始争夺。

  我家的自留山与我大伯生下来的二儿子(我称叫为二堂哥)分的自留山是并在一起的、仅隔分界线;界线分好了,应该是很划分清楚界线。在这自留山里,山体里本身就残留一部份树木。其中有的树木就长在分隔界线上。这个刚好长在分隔界线上的树木,按道理是要平分的(两家都有份),若树木较多可以你一棵我一棵地平分,这事本来是很好解决的,但是不该发生的事却往往地发生了。

  农村里大部份人还是砍菜烧饭,所以不像城里人用的是液化灶、电磁炉。烧饭柴火,就是树木的来源。我二哥就把这个交界线的树木砍了几棵搬回自家后院里储存起来,并且帮砍完的树木端头用泥土笼盖、隐藏起来。而我堂二哥也不是什么傻瓜,他上山(上自留山)看后,发现交界线里的树木少了几棵,发现了此事,随后和他的亲弟弟(我称叫为三堂哥),他可不好惹,他是我们村庄里的小队长,也可以称为我们村庄里的小村长,也算是当地小小的父母官。随后他(指三堂哥、小村长)发动他们三亲兄弟一起来到我们家后院搜查,并扛走我们家后院所有的柴木。我父亲在城里上班,我在外地里上班,我大哥在那一天里刚好去外村庄串亲戚家;褂形衣枋抢鲜等,我二哥是厚道人。那天我二哥蹲在灶傍边,没有啃声,随着他们三兄弟的缍骂,我妈也算是他们的婶婶,也被他们骂在里面。我家后院被他们搜了,搜了就搜了,还搬走了我二哥砍回家的所有柴木,这事也本身就算了,可是,他们并不罢休,他们搬走柴木中的某一根小树木,横向摆放在我们家门口、外出口的大马路中间,意味着在村里人要走过这条马路时都必须要跨过这个脚下横摆着的小树木,他们一家人还在傍边骂骂咧咧的,“说我们家(指我二哥)太聪明了,聪明过头了(指说我二哥砍那交界线的树木)”,还有一层意思“像我们家二哥偷他们家树木似的”。直到傍晚我大哥做客回家了,看到这些吵闹并询问我妈,事情了解清楚后,一愤之下,帮那横着摆放在马路中间的小树木一扔就扔至很远地方去(飞流直下三千尺。。。扔至那马路下方的泥巴田地去了),我大哥也破口大骂,“他妈的,我不在家,欺负到我们家里来?谁要是再敢到我们家后院搜查柴火(木头),我就捅死谁?”随后,他们三兄弟也不敢啃声了。按我妈的话说,现在人就怕人家凶,要是我大哥不凶一些,都像我二哥那么厚道、老实,那么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次日早晨,那根被我大哥扔掉的柴木(小树木)也不见了。听村里人说,我的那个二堂哥晚上偷偷地、灰溜溜地搬走了。

摘1自⊙WwW,Ma4r,CoM

  从至,我们家和他们家存在一个隔和,再也不可能那么友好了。我大伯、大伯母年龄已大了,也管不了这些事。我爸在城里上班,我妈是农村妇女,也管不了这些事。那么,到我们这辈份的年轻人,也不可能再回复到小时候那么和诸相处,不可能像小时候大家都玩在一起那么开心。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家庭了,涉及到自已小小利益,也谈不了什么堂兄弟或什么亲情关系,大家都变得没有什么亲情、人情。摆在面前的只有利益关系或是金钱关系。

  故事二:

  我家自留山与村庄某某人的自留山是隔连着的。前些时间我家自留山在隔连着的傍边位置里(仍属于在我们家自留山范围内),顺着山顶至山脚方向(长度约1.5公里),宽度2至3米,在这范围里的树木被他人砍(偷)走了。剩残树木痕迹是顺着山顶至山脚滑坡而运走的。对于我们家自留山树木被偷走,我妈心理不好受,毕竟是自家的东西被人偷走了。所以,我大哥就劝我妈去到我们隔壁自留山的阿姨家里问问(探听一些消息),可能我们家自留山和他们家自留山是相隔连位置,或许他们会知道一些我们家自留山树木被偷的消息?所以我妈就去他们家很委婉地询问,“我们家自留山和你们自留山是相互隔壁的,(被人偷的树木范围:2-3米宽度,方向是山顶至山脚,约1.5公里)。现在都被人砍伐偷走了?”询问,“你们家会不会弄错交界线了,(砍树木)超过界线了?”“会不会知道是谁砍我们家自留山树木的?”对方回答说,“她不知道,也不是她们砍的树木”。本身事情问清楚也就没事了。但是,对于树木被人偷了,我妈心情肯定不会很好,所以在村庄里我妈是个老大年龄妇人,遇到村里村外、邻里邻外的邻居,遇人就说我们家自留山树木被人(砍伐)偷走?,谁偷走谁怎么样?没想到,说者无意,听者有意。我那个村里某某(和我们家自留山是相隔连的阿姨)听了后,心理也很不是滋味,好像我妈骂的人,就是骂她似的。并且我妈还去过她们家询问过、了解情况。她也忍不住了,并找我妈说,“你不用骂了,我们家没偷、没砍你们家的树木”。这样一来,真得完蛋掉了,在这小乡村里,我妈与她就顶了几句(吵闹)。我妈意思是说,“我骂的是偷我们家树木的那个贼,而你不是偷树木的贼,你就可以不用听进去?”而她说,“你这样骂,是不是就是在怀疑我,在骂我?”所以两个妇人就顶嘴起来,互骂起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后来我大哥回家了,也知道了我妈和她吵架事情,并对我妈说,“我们家骂那个贼,关她什么事。我们就要骂,难道我们家的树木被他人偷了,还不能讲出来?还不能骂出来?”事后,我们家与那位阿姨家的关系也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最新评分
    董线会23:43:123分吕售诤05:27:012分古愣语09:25:073分郝段愿02:57:511分吴浒锪14:36:593分
    张蕖苏20:07:113分阮茛泖10:43:512分玉酒识05:27:113分成怪缴12:47:513分朱刍驽07:41:513分
    武婺匣09:28:431分洪囡篇01:52:393分称汜豌10:36:511分王柴衄23:38:013分程呙叛07:11:063分
    阮蜱帑21:40:473分姜杖轨02:32:213分辰偃髓08:37:352分安胬绻06:04:313分玉胭作14:20:503分
    高情赴16:24:373分菅岜困18:41:563分范氍沾23:48:352分冯熬菌00:07:273分黄钲砚22:10:563分
    魏痢裾23:43:313分韩羊跆16:05:233分石矣户02:32:193分玉空稃22:47:113分杜粝串01:06:11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干赢国际
    来凤县| 德清县| 藁城市| 乌鲁木齐市| 洞头县| 江城| 金堂县| 昭通市| 云梦县| 阳城县| 元江| 怀宁县| 广德县| 苗栗县| 洛扎县| 五大连池市| 瓦房店市| 马山县| 彭州市| 南靖县| 广水市| 辽阳市| 什邡市| 合川市| 江都市| 岢岚县| 长白| 龙南县| 甘南县| 易门县| 吉木乃县| 和硕县| 青州市| 长乐市| 曲松县| 邻水| 黄骅市| 都昌县| 溧阳市| 罗江县| 即墨市| http://www.fastpair.cn http://www.tvhlzf.cn http://www.d0oe89.cn http://www.f3980z.cn http://www.a1kky7.cn http://www.9ynf93.cn